27.7K

当前位置: 商业文化杂志 >> 杂志栏目 >> 走走写写 >> 正文
正文
纽约中央公园(2014.8 上)
作者:王洁茹 | 来源:商业文化杂志 | 编辑:李艳革 | 更新时间:2014-8-1 13:28:10 【字体: 字体颜色

 

 

  这里拟介绍一个1858年美国在纽约市建立的中央公园,原因是这一百多年的考验,在纽约人口猛增的情况下,一个典型城市公园的变化是值得介绍的。我们的城市建设也在蓬勃发展,这样的先例有些经验和内容可以作为我们的借鉴。

 

 


  一个城市的中心有没有绿洲是大不一样的。当一片3.4平方公里的草地树林出现在繁华的市中心时,相信每一个游客都会刮目相看。


  中央公园位于纽约最繁华的曼哈顿区,面临寸土寸金的第五大道,高楼争相向高空发展,帝国大厦就是其中的代表。


  在同一大道上的“梦之街”,号称全球租金最贵的购物场所,每平方米年租金竟超一万美元。然而,似乎没有任何人敢打中央公园的主意。


  中央公园绿草如茵,散落着休闲的人群。我看着跑步踢球的热闹场面,心想倘若把草地和树林换成国内司空见惯的石板广场,该是怎样的一番情景。没有大片植物的光合作用,空气肯定不够新鲜;行人在烈日下无处躲藏;青少年无法踢球。其实,只要有宽广的休闲地就足够了。蓝天下的草地树林肯定很美,原本不需要人们画蛇添足地增添钢筋水泥。往往浪费了大量资源,得到的功能却大打折扣。

 

 


  每年吸引三千万游客的中央公园只是纽约绿洲的一小部分,该市遍布众多市立公园,面积达113平方公里。这还不包括连绵的公共海滩及广阔的市区边界国立公园。如此密集的植被覆盖,确保了纽约的大气质量和环境的优雅。


  城市绿洲体现了历任管理者的远见和法律的尊严。城市规划时必须把地留下,在漫长的岁月中雷打不动。这样,随着城建扩展,市中心的绿洲也就形成了。实际上,这是把郊区的树林草地永久地留在市中心而已,其位置的转换并不存在着土地的浪费问题,而带来的好处却是长远的。一座城市使用率最高的地方是空置的开阔空间,宛如一件器皿,一座房屋的空置部分。假如市区任凭钢筋水泥建筑填满,没留足够空间供植物调节空气,显然就不是宜居环境了。


  其实,说起来道理很简单,但真正实施就难了。改革开放至今,各城市规模扩展数倍,建设绿洲面临千载难逢的的好时机,可惜被多数城市放弃了。发明围棋的国家在城市建设方面只知道蚕食而不懂得包围,原本可以在市区留下大量空地,甚至把丘陵也划进来,再围绕着空地丘陵开展城建。


  城中心的山林,就显得无比珍贵了。然而大家都要吃现成的果子,数十年后有利于子孙后代的事情是不会去做的。因而城市的自然景观,也就是目前的拥挤场面。当然,在城市化的进程中依然有机会让城市出现“肺部”,但首先是政府不与民争利。如果只会盯着宝贵的地皮,思量着值几个钱,要搞城市绿洲只是一个空话。


  1.纽约中央公园简介纽约中央公园是一块完全人造的自然景观,里面设有浅绿色草地、树木郁郁的小森林、庭院、溜冰场、回转木马、露天剧场、两座小动物园,可以泛舟水面的湖、网球场、运动场、美术馆等等。


  公园里有一座称为草莓园的(Strawberry Fields)公园是纪念约翰·列南的和平公园,由此可见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花卉。中央公园经常可以在电影以及电视剧看见,如电影《爱情故事(Love Story)》等。1857年纽约市的决策者即将这座城市预留了公众使用的绿地,为忙碌紧张的生活提供一个悠闲的场所,公园四季皆美,春天嫣红嫩绿、夏天阳光璀璨、秋天枫红似火、冬天银白萧索。


  原设计者的意图是受英国自然式乡趣园的影响。中央公园是美国第一个城市公园,奥姆斯特德及沃克斯都是第一次设计这样的的公共游览场所,总的情况是一种新的尝试。


  奥姆斯特德第一次到英国利物浦附近参观了伯肯海德公园,他很欣赏那里的曲线道路,不规则的草坪、树群、湖沼等。后来这些内容都用在中央公园的设计中了。当时英国流行的田园主义对美国具有深刻的影响,而且继续产生影响直到今日。城市生活中的居民从前乃至现在都是厌烦城市,而喜欢到一个安静、清洁、纯朴的田园环境中来,中央公园恰好提供了这一具有浓厚田园风味的场所。这里也挖了湖,堆了不高的山,因为造价太高,奥姆斯特德说,“地形改造比栽树贵多了”!在自然式当中也掺杂了整齐式,最给人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大的树荫道及中央林荫广场,“the centralmall”。这里平坦、开阔,四周有足够的树荫,游人最喜欢停留,坐在这里只闲看过往的行人都是一种乐趣。


  中央公园四周在一百年内围满了街区,一共在横长3.5公里的范围内就有52个街口,纵长不满一公里内有4个街口,总数有112个街口对着公园四周的环行路,这样一个狭长形的公园会引起极大的交通矛盾。现在园内仍有专门供骑马的和散步的小路,可以不担心园外汽车的干扰。


  原设计者早已料到,1863年他发现纽约市许多单位都在凯觑这块风景,于是亲手订立了一个“禁止侵占的条例”,侵占这个字的原意是“蚕食”(encroachmente)的意思,可见这段历史,正说明一个城市的发展,保留一座公园是多么的困难!一百年后,果然里面五花八门都侵入了,原来没有的设施现在却增添了,有体育场、滑雪场、溜冰场、了望的塔楼、矿泉水喷泉、仿造的茅屋农舍、风鸣琴、印第安人手工艺品小卖部、三轮车、儿童车、雪橇、冰船、营业磅秤……等等,原来的田园风味已经失去了许多。


  尽管如此,造园家西蒙兹仍高度地评价中央公园说:“凡是看到、感觉到和利用到中央公园的人,都会感到这块不动产的价值,它对城市的贡献是无法估计的。”他还郑重地提醒城市规划的人,绝不能忘掉中央公园对我们提供的教训,这样早有预见的城市公园是很好的学习榜样。现在纽约人能在市中心享用到如此优美的大公园,世界上也为数不多。


  游人的情况。以前来中央公园游玩,由于离老的市中心太远,只有周末、假日或其他特别的机会才来公园玩玩,据1871年的估计,游人约为总人口的千分之三,实际上当时纽约人口为一百万,非星期天游人就达到23,000人,其中9,000人是步行而来,14,000人是骑马或乘马车而来,远远超过了估计的数量,星期日竟达到50000人。如此兴旺的原因,据当时的分析是公园的内容刺激了游人的兴趣。例如有专设的道路供骑马游览,还有马车游览线和步行路线,三者不相干扰。当时的交通工具主要是骑马或坐马车,既有专线可以“人不下鞍、马不停蹄”去逛公园,因此吸引了大量的游人。如今纽约的人口号称800万,仍以3/1000计算平均每天就有25000 游人。实际上大的节假日,园内如有特别活动(如音乐会、游园会之类)往往有十万人。


  2.植物景观存在的问题纽约中央公园的所在地正是曼哈顿岛上一块隆起的花岗岩,对种植方面有一定的困难。但是仍能大量地种植乔灌木。所以有人对这些乔灌木的种植说“中央公园简直成了一个树木园”。当真是如此。如今树木成林,深深感到整个空间被这些乔木组织得十分优美,人们真正发现了这些大树的价值,它做出了美的贡献。


  使人难忘的是双排的美国鹅掌楸,围绕着林荫广场,下垂的主要枝条自然成一个户型的拱券,在树下向几个方向望去都有很美的“框景”。园内有了大量的乔木,四周100多条道路拥来的汽车围着公园行驶,但听不到太大的噪音。广场四周许许多多树丛,都是自然式的,原来密植的结果,现在争着长高,分枝点也高了。下面配上灌木,树丛又组成一个个的小空间,十分恬静。鸟声、马蹄声、小孩在草坪上的笑声混在一起,也不至打破这个恬静。虽是三万、五万的游人,这五千亩的大公园,浓郁的丛林都把他们掩没了,所以感不到人多也是树木的功劳。


  可是时代变了,人的需要和愿望也在变,中央公园的面貌老化了,人太多,管理不善,所以游人对中央公园提出了不少意见,想要它适合800万人口的需要。现在草坪被踩得十分残破既不完整也不欣欣向荣;地面铺装也不平整而且残缺不全;树木受人们的虐待或生存的空间不够已渐渐衰老;有些灌木高大使空间拥塞;全园至今仍留着一百年前的金属围栏和灌木,园内园外完全隔绝;灌木下面的枯枝败叶堵塞在一起;每年停止开放局部地区,希望将树木草坪恢复一下,结果游人止步的面积有时超过开放的面积……总之,植物景观的艺术效果在下降。一方面是原设计的种植密度在如今大树成林以后必须调整,一方面管理水平不足,影响了植物美的发挥。有人建议拆围墙、砍灌木,使园内外互相通透连贯在一起,这在旧金山的金门公园已经实行了,效果还是不错的。


  关于树种的情况。已知中央公园的落叶树有180种和变种,针叶树及草本植物也在百种以上。但经过长期考验的结果,存在的问题:(1)本地树种与外来树种混栽的结果,外来树种竞争失败,本地树种如刺槐、野樱桃、臭椿等十分茁壮,压倒外来树种;(2)种类太多而引起杂乱感,例如全园东南角一块200多亩土地上就有50种树木,由于不是真正的“树木园”也不能像树木园那样布置。不仅杂乱而且互相竞争。其中良莠不齐,还不如选一种树木,而品种丰富,其中自有微妙的差别,能提供很大程度的协调感。


  3.游览兴趣及活动的内容问题原来设计者认为城市居民停留在朴素、安静的田园风光中,就可以得到休息,所以原设计的内容大部分是植物景观,从当时的想法和以后的效果来看,奥姆斯特德的设计是成功的。但经过一百多年乃至今日,现在人口更稠密,个人的经济情况很悬殊,种族也愈来愈多,嗜好也更多样,平均主义观点更浓,所以一个城市公园,已不能单纯看作是一个艺术品去静静的欣赏,而是要它活跃起来适应当前的社会条件和需要。年轻人提出要在里面组织球赛、搞露天表演、搞田径赛,自行车许可通行等,使今天的游人能得到最大的“动”的享受。


  因此,从许多文献中发现纽约人民对中央公园的前途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想法:一是恢复旧观,摒弃现在强加在原设计上的一切新的设施。一是要充分增加一些供人活动的内容,从植物景观走向人文景观。我们对于这个客观需要是同情的,但是新增的内容有没有必要放在中央公园里面,却是需要慎重考虑的问题。这种思潮的变化也是值得人们冷静分析的。


  美国纽约中央公园的历史和现况与我们一些城市公园中遇到的问题有些相近,所以这里介绍一下,虽不是纯粹的园林艺术问题,但也是设计上必然会遇到的问题。


  想到的问题:


  1.150多年一个园子是怎样发展变化的,从这里可以窥见一斑。但是这篇文章是25 年前余先生所写,现在应该又发生了些变化,如何看待和理解,还有,中国目前也存在着一百多年的园子,状况和中央公园完全不同,我们是作为文化遗产的,从这也可以看出我们的历史或是文明多少是被浪费了,不够珍视。


  2.植物方面,同样也可以看到很多问题,前两年在工地上栽树时我就在想,50年或是100年之后我放的这些树会是什么样,它们经得住历史的考验吗……对于植物景观的营造这里面可以作为一些借鉴,不过目前北京的市场对于园子后期植物完善还是在一直做工作的。植物美如何体现?


  3.关于设计,奥姆斯特德他们应该也是想了很多吧,而且那么有预见性,可是还是没有预见到世界发展的脚步是如此之快,看来人类的想象力还是……纽约2200多万的人口,北京也是2000多万,可是我们没有这样一个大公园,而且我们的人口密度绝对比纽约大。朝阳公园的地理位置和中央公园很像,都是在CBD圈中,可是后者是前者的15倍之多,前者的历史只有20几年。

 

 


                                            
                上一篇:水上城市——威尼斯(2014.7 中)
                下一篇:艳遇一座城——普罗旺斯(2014.9 上)
  相关文章
商业文化杂志 © 2014-2015 版权所有  本站中文域名:商业文化杂志
法律总顾问彭勃律师  电话:8610-82121982   E-Mail:投稿邮箱
在线技术支持 QQ:1033708316